返回

作者书籍

《焚情煮酒》全部小说
猫师尊,铲屎官入魔了
预收《仙尊一万零三岁半》《师尊是我养的猫》求收藏,啊啊啊啊o 苏白离穿进一本修仙文里,成了男主和反派的师尊,并且被诅咒,只要ooc就会变成猫。 原书中,师尊因为这两个孽障直接或间接的原因,结局惨死。 不过还好,苏白离穿进来时,剧情线才刚开始。 十三岁的男主和反派正好送到他的离云殿,苏白离为了活下去,决心一定要把主角和反派培养成新时代良好青年,顺便把反派给掰成正派。 为人师表满怀希望的教导,可是教着教着—— 清绝腹黑男主:“师尊,等徒儿成魔尊后,您选红嫁衣还是黑嫁衣?” 病娇禁欲反派铲屎官:“师尊,徒儿已经入魔归来,玄铁链和乌金笼您选哪一个?” 苏白离:“……” 他当初是这么教的吗? 两个徒弟一个比一个歪就算了。 这剧情竟也偏离了原文,悄然走上了海棠高速路。 果然师尊才是最高危的职业,没有之一。 白切黑美人攻ⅤS披皮冷漠实则脾气暴躁受 本书又名 《一日为师,日日为师》《暴躁仙君和他的孽徒们》《读者和作者都穿越了》 封面人设是画师陈情授权,请勿盗用。 *** 小可爱们看过来,下本预收: 《仙尊一万零三岁半》 暴躁又孤僻的仙尊苏千叶,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缩水了,变成了一个三岁半的奶娃娃。 从那以后,原本不太讨喜的他成了门派里的团宠。 以前冷漠清高的师尊:“叶叶,过来,为师亲亲抱抱。” 以前对他不屑一顾的师兄:“叶宝,师兄让你骑马马给你举高高。” 以前傲娇的小徒弟:“小师尊尊,徒儿刚给你买了冰糖葫芦,可甜了。” 连苏千叶的死对头魔尊都对他换了态度,每天晚上挨着被门派所有人砍的风险来偷奶娃娃。 魔尊:“我们魔族人就不该被外物所牵绊,所有阻碍我们前行的都要杀无赦,让我们的尖刀染上敌人的鲜血……” 房内传来奶娃娃的哭声,刚刚还阴森着脸的魔尊,下一秒飞快的跑了。 “敌人还是要杀的,不过等我先去喂个奶。” *** 《师尊是我养的猫》欢迎去专栏收藏! 又名《提刀砍狗头》 某日,仙尊与魔尊打了惊天一战,不小心穿越去了现世。 清冷仙尊附身在一只小奶猫身上,而暴躁魔尊则附身在一只二哈身上,被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生收养。 因为兽类的本性作祟,小奶猫天天往家里带耗子,二哈则努力拆家。 大学生怒了:“猫崽子,你再往家里带耗子,老子就抓你去绝育。” “还有你二哈,敢再拆我沙发,老子明天就剥了你的皮,剁了你狗头煮火锅。” 仙尊:“喵呜”你等着!本尊一定会报仇的。 魔尊:“汪汪……”我也不想的,但是我控制不住我寄几。 从那之后,魔尊汪一天要被某大学生揍十遍,而仙尊喵每天都担心自己会被绝育。 俩大佬心惊胆颤小心翼翼的讨生活,直到某一天,他们穿了回去,巧的是那位大学生也穿了过来。 于是,魔尊拿起了长鞭…… 仙尊拿起了短刀… … *** 言逐水穿书了,穿成书里刚会化形的狐狸精,传闻中狐狸精行为放荡、爱吸人精气,所以原书里他简直是人嫌狗厌,臭名昭著。 他以为自己要苟且偷生时。 书中最清冷的仙尊却是一眼相中了他,收他做了徒弟,每晚各种撸他! 书中最阴骘腹黑的反派第一次见他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扑上来舔他。 言逐水:“???什么情况?说好的人嫌狗厌呢!” 后来他才知道,他养的猫主子和二哈跟他一起穿了过来。 一个穿成高高在上的清冷仙尊,一个穿成了不可一世的反派魔头。 从那以后,仙尊和魔头每天都在抢着撸他。 唯一不好的两点是:猫师尊每天都想给他做绝育手术。 而二哈魔头每天只想怼天怼地怼他……
小爷在此!
原名《我真是你爷爷!》江白帆辈分极高,村子里大部分的同龄人都是他的侄孙辈。考上城南一高后,有人看见漂亮的新学妹梨花带雨往他怀里扑。江白帆:别看了,我安慰我孙女不行啊?有人看见校霸被他钳歪了耳朵。江白帆:别问了,我教育我孙子不行啊?有人看见他上了校门口秃头油肚大叔的劳斯莱斯。江白帆:别闹了,我侄子接我去吃顿饭不行啊?……可高中生涯也并非一帆风顺,因为江白帆有任务在身,来城南一高之前,本家的八十岁老哥哥跟他说:“小帆啊!我的孙子也在城南一高,名叫裴珉,到时候你去找他,爷孙之间互相照顾……”江白帆点头同意,第一次见到裴珉时,裴珉唇角沾血,眼神狠戾的看着对方好几个小混混。护短的江白帆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:“小爷在此!敢欺我孙子,嫌命长啊!”第一次被人护在身后的裴珉,狠狠擦了一把唇角的血:“你哪位?”江白帆:“我是你爷爷!”裴珉:……“我真是你的小爷爷,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,有爷爷在,谁都不敢欺负你。”那天之后,同学们惊讶的发现,一向不好相处的裴珉身后,居然跟着一只不怕死的小奶狗,任他如何凶都赶不走。***一直尽心尽力照顾孙子的江白帆,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认错了人!不对,认错了孙子,他立马抛弃了假孙子,投入了真孙子的怀抱。被抛弃的假孙子——裴珉,将他堵在巷角,红着眼眶,用着最狠的语气说着最怂的话:“是你说要一辈孒陪着我的,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?”此文案截屏于2019年11月10日。高亮:【攻受不是真的爷孙,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。】***下本预收《你要的颜色我都有!》苏沐琛穿成了一本强制爱文中的霸总。原书中,霸总强行包养金丝雀,日日夜夜酱酱酿酿,后来金丝雀翅膀硬了回来复仇,把霸总给搞破产了。破产后的霸总衣不遮体睡上了大街、吃上了发霉的馒头,结局何止一个惨字了得。穿成霸总的苏沐琛:“……”可不按照剧情走就会死,苏沐琛只能妥协了。当天系统发布任务:【今晚叫金丝雀来办公室,让他脱了裤子趴办公桌上翘起屁股,后面……你懂的!】晚上,苏沐琛按照要求叫来了金丝雀,冷漠道:“趴办公桌上,裤子脱了……”金丝雀双目含着怒火,一口银牙都咬碎了,最终还是屈服在霸总的淫威之下,恨恨的脱了裤子。系统:【恭喜宿主完成任务,下面你可以为所欲为。】完成任务的苏沐琛对着金丝雀邪魅一笑道:“你屁股蛋儿太干了,去敷个面膜!”系统、金丝雀:“……”第二天,系统又发布了同样的任务,毕竟原书中霸总可是压着金丝雀日日夜夜。苏沐琛得心应手道:“你,裤子脱了,趴我床上!”金丝雀这次仍旧含恨的看着他,屈辱的脱下了裤子。苏沐琛:“你内裤的颜色我不喜欢,去换条五彩斑斓的黑。”系统、金丝雀:“……”很久很久以后,剧情走完了,破产的苏沐琛拿着偷偷攒下的钱归隐田园了,与金丝雀彻底断了联系。可长成了金翅大鹏的金丝雀,却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他,攥着他的手一把将他摁在床头,顺手掏出几百条各色内裤,红着眼睛隐忍道:“你要的颜色我都有,可以不走了吗?”苏沐琛:“???”***下下本《他真不是我叔叔!》苏青禾辈份极高,在苏家大族里同龄人都是他的侄孙辈。进军娱乐圈后,八卦记者拍到他与影帝吃饭。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影帝这会儿神色温和,唇角带着笑意,甚至亲自动手替苏青禾添饭夹菜。吃瓜群众:“wc……怎么回事?有新恋情!”影帝:“不是,他是我小叔叔!”又某一日,记者拍到苏青禾与某当红流量明星同进酒店,在一间房待到凌晨两点才出来。平日里,脾气暴躁的流量,被苏青禾捏脸钳耳疼歪了嘴,也没有动怒。粉丝团:“这是什么情况?蹭我蒸煮的热度,太不要脸了。”当红小生:“没有,他是我小叔叔!”又一日,有人拍到苏青禾从冷面修罗某总裁车上下来,一向高高在上的总裁,居然亲自给他开车门,常年如寒山雪般的脸上带着少有的暖意。吃瓜群众顿时高呼:“我知道,我知道,他也一定是总裁的小叔叔?”总裁:“滚!他是我媳妇儿。”一句话文案:看到娱乐圈那些大佬了吗?都是我侄子!又爽又甜又沙雕的文,真不收一个吗?
师尊在上[穿书]
人设封是妖皇公子羽 本文文案 苏子言穿进了一本修仙文里,随手养大了一条蛇,出去遛个弯,时间线却咔嚓一下到万年后。 当年随手养的蛇崽子,成了修真界最厉害的妖皇。 这会儿,传闻中喜怒无常阴骘嗜血的妖皇,正笑眯眯的给苏子言剥葡萄,哑着嗓子一脸温柔道:“哥哥当年为什么要抛弃我?” “不过没关系,现在哪也去不了了哦!”妖皇一边笑,一边将银色的锁链扣上他的脚踝…… 艹!好好的升级打怪剧本咋还有海棠文剧情?!苏子言吓得毛骨悚然,于是他准备逃。 逃去哪?当然是逃回他清冷又厉害的师尊身边。 可后来他才发现,那清心寡欲高高在上的师尊,竟然就是那个病妖妖皇? 排:1V1,攻精分,清冷仙尊、病娇妖皇、女装大佬都是他。 攻宠受,宠宠宠宠宠,全文苏爽你值得拥有! 封面由画师陈情授权,请勿盗用。 我的下一本预收《师尊,你徒弟入魔了》求收藏呀! 苏白离穿书了,穿进了一本修仙文里。 原书中,反派和男主同时被苏白离收为徒弟,苏白离却只对男主亲如儿子,对被苛刻的另一个徒弟视而不见,任同门欺压虐待他。 受过太多压迫屈辱的那个徒弟,最终黑化入魔归来,把欺负他的人和他师尊,砍了手脚做成了人彘。 …… 苏白离穿进这本书时,还只有十三岁的反派和男主刚送到他的离云殿。 苏白离为了不被反派做成人彘,决定把反派带在身边好好教导。 可是有一天,苏白离发现他认错了人,他带在身旁的仍旧是主角,被他抛弃的那个仍旧是反派。 艹!这TM还搞屁,先逃为敬! 可是第二天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魔殿,反派孽徒挑起他的下巴,眼眶有些发红:“师尊还想弄丢徒儿几次?” 预收:《师尊是我养的猫》 言逐水穿书了,穿成书里刚会化形的狐狸精,传闻中狐狸精行为放荡、爱吸人精气,所以原书里他简直是人嫌狗厌,臭名昭著。 他以为自己要苟且偷生时。 书中最清冷的仙尊却是一眼相中了他,收他做了徒弟,每晚各种撸他! 书中最阴骘腹黑的反派第一次见他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扑上来舔他。 言逐水:“???什么情况?说好的人嫌狗厌呢!” 后来他才知道,他养的猫主子和二哈跟他一起穿了过来。 一个穿成高高在上的清冷仙尊,一个穿成了不可一世的反派魔头。 从那以后,仙尊和魔头每天都在抢着撸他。 唯一不好的两点是:猫师尊每天都想给他做绝育手术。 而二哈魔头每天只想怼天怼地怼他…… 2, 某日,仙尊与魔尊打了惊天一战,不小心穿越去了现世,清冷仙尊附身在一只小奶猫身上,而暴躁魔尊则附身在一只二哈身上,被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生收养。 从那之后,魔尊一天要被某大学生揍十遍,而仙尊每天都担心自己会被绝育。 俩大佬心惊胆颤小心翼翼的讨生活,直到某一天,他们穿了回去,巧的是那位大学生也穿了过来。 于是,魔尊拿起了长鞭…… 仙尊拿起了短刀……